政务之窗
新闻资讯
监督监测
水政管理
生态建设
服务互动
科学研究
文化视点
资料共享
 
原创作品
 

读无定河35年两次调查文章有感

发布时间:2018年06月19日   责任编辑: 刘跃  来源:本站

       邓廷江

        阅读了5月12日黄河报刊登《无定河:沙漠之上的狂欢》(秦延安)一文后,回想起新建黄河上中游管理局开门第一件事即,1982年进行《无定河综合治理调查》。35年今昔对比,虽然调查性质有所不同,但内容同属于国土整治范筹。从文章体裁上看,读者很可能对专题新闻会爱看些,对综合资料也许要淡薄点。

        秦延安的文章写到:无定河,涵盖榆林市46.6%的土地面积,养育榆林59%的人口,集聚了全市42%的生产总值和80%的粮食产量,可谓是榆林市的母亲河。但在降水少的年份,无定河断流是家常便饭。千百年来,无定河始终“死里逃生”着,行踪“无定”——不停地改变河道。无定河集水面积有21859平方千米。上游巴图湾水库、中游横山王圪堵水库。在横山县赵石窑水文站,无定河变成了干河滩。

        2017年7月25日,无定河流域面平均降雨量达73.5毫米,暴雨中心子洲县水地湾降雨量达233.6毫米。大理河青阳岔站26日4时洪峰流量1840立方米每秒(警戒流量500立方米每秒)。绥德站26日5时5分洪峰流量3160立方米每秒(保证流量1350立方米每秒。无定河干流白家川站26日10时12分出现4500立方米每秒超警戒洪峰(警戒流量3000立方米每秒),列实测系列洪水第一位。绥德县成功转移6万多人,但是全县受灾损失仍然严重。无定河流域遭到如此严重的洪灾,与其长期轻视防洪与生态建设有着不可分割的关系。

        2017年的7·26暴雨洪灾,给当地上了一堂生动的课。可喜的是,计划总投资177.7亿元的无定河综合治理工程已经启动。

        笔者1982年拙文《无定河流域治理经验及问题》中说,“民以食为天”。这在无定河治理战略中,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。从1953年至1981年28年中,因干旱、水土流失造成农业欠收,靠国家调进粮食共计16.1亿斤,其中农村销售14.2亿斤,平均每年调粮5735万斤,人均31斤,国家负担很重,群众深受其苦。

        为了保持水土,获得丰收群众长期以来积累了丰富的经验。“一水二坝三梯田”即:“三田”建设,和“沟、坡、峁——乔、灌、草”的绿化方法,就是这一经验的集中反映。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,大家一手抓粮,一手抓钱,1981年,榆林地区多种经营收入为1.58亿元,比80年增加20%占全区农业总收入的35%。

        但无定河流域治理的速度和效益还不够理想,在工作中的问题也不少。如,盲目开荒,破坏水土资源较严重,1981年,榆林地区年报数字,新开荒地15.3万亩。其实际上远远超过了这个数字。子洲县马蹄沟,电市和三眼泉等三个公社,人均耕地2.73亩,劳动耕地12.4亩,户均耕地8.1亩。其剩余劳力占总劳力的44.7%。同时,70%的农户社员沿处于地不够种,外出又走不了情况。

        特别是无定河上游的红柳河,常流量仅有3.2秒立方米(巴图湾建库前测得数)长仅100多公里的河段上,形成了一个坝库群(新桥水库以上相继又修中型水库6座,小(1)型水库3座)从上至下把河水分段全栏全蓄了,从而造成上下游水量分布不均的严重矛盾。(2018/06/16邓廷江)

 


发布时间:2018年06月19日   责任编辑:刘跃  来源:本站